品牌管理 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

车马炮帮办网

搜索

战场逞英豪 比武夺冠军

admin 2020-11-5 05:44 185 0

摘要:  2014年参加全国“两会”期间,作者去看望军委副主席张万年老首长战场逞英豪 比武夺冠军——回忆原陆军129师炮兵团榴炮二营1980年参加武汉军区实弹射击考核竞赛自卫还击战精神研究会2020年11月03日讯第50期 总108期( ...

2014年参加全国“两会”期间,作者去看望军委副主席张万年老首长

 

战场逞英豪 比武夺冠军

——回忆原陆军129师炮兵团榴炮二营1980年参加武汉军区实弹射击考核竞赛

自卫还击战精神研究会2020年11月03日讯第50期 总108期(作者老铁)

 

陆军129师炮兵团榴炮二营是一支年轻的营队,1978年12月底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前夕部队紧急扩编而组建,1985年10月解放军百万大裁军而撤编。历时七年时间,经历辉煌,成就非凡,政治合格,军事过硬,作风优良,纪律严明,能征善战,能打胜仗。在对越自卫还击战作战中,历尽艰辛,英勇顽强,克敌制胜,3次出入边境,6次转移占领阵地,在地形复杂、山高林密的作战环境下,协同步兵部队攻克要塞,歼灭敌人,圆满完成了上级交给的战斗任务。支援步兵靠茅山进攻战斗被武汉军区选入《炮兵战例》教材。营被广州军区、武汉军区分别荣立集体三等功和集体二等功。1980年10月代表陆军43军参加武汉军区炮兵营实弹射击考核竞赛取得第一名的优异成绩。真可谓“战场逞英豪,比武夺冠军”!

 

在时光流逝的岁月中,每个人都会遇到或经历许许多多的人和事儿,有的擦肩而过,随风而去,有的却深深地留在自己的记忆里。与榴炮二营全体战友们结缘并一起参加武汉军区炮兵营实弹射击考核竞赛的那些日子,是我军旅生涯中一段抹不去的记忆。


一、回到“娘家”。那是1979年对越作战之后,我由军司令部炮兵处正营职参谋调任129师炮团榴炮二营营长。有人说我是下基层来镀金的,也有的说我没当过连长,现在当营长是“补课”,还有的说,因为武汉军区要组织炮兵营大比武,专门让我来当营长参加比赛的,众说纷纭。不管怎样,我能回到129师炮团任职很高兴,因为这里是我的娘家。我是1969年2月入伍,在炮团指挥连当侦察兵,直到1975年6月才离开团侦察股,先后到师炮兵科、军炮兵处当参谋。如果部队也有“血缘”一说的话,129师炮团是我的“出生地”,我和炮团血脉相连。我从一名普通青年学生到革命军人的转变是在炮团完成的,这种人生重大转折所带来的特殊情怀,永远挥之不去。

 武汉军区炮兵营实弹射击考核确定在1980年10月,每军派出一个齐装满员炮兵营参加,考核地点在确山靶场。我去团里之前,已经知道任务交给了129师,但不知道我们营会代表43军参加,毕竟我是一个新营长,连营实弹射击都没有指挥过,“初哥”上阵,心里多少有些发怵。但也做了一些参赛的思想准备,因为军炮兵处刘德开处长在我离开炮兵处时给了我暗示。

榴炮二营部分营连领导合影。左起营部书记魏军荣、车管助理员刘克金、四连指导员张汉锐、作者本人、教导员梁登辉、副教导员陆亨金、副营长陈贵珍


二、履新伊始。也许有着与生俱来的129师炮团“基因”,师、团首长对我来担任营长非常信任和支持。老首长陈玉安在2015年出版的回忆录《说说炮团的好作风》一文中写到,“武汉军区直接点名要我团榴炮二营代表43军炮兵再次参赛,我们对以张铁夫为营长的领导班子及其全营的干部战士充满了信心”。

履新那天,团长刘凤波简单介绍了榴炮二营情况,同时明确了我营要去参加武汉军区炮兵营比武的任务。谈话细节不记得了,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张黑子(我在炮团的绰号)你这次必须把第一名给我拿回来!”。刘团长是我新兵连的连长,后来又是我的股长,不讲客套话,脱口即是命令。

板凳还没坐热,团长把我带到二营,营连主要干部已经在会议室等待。团长先是宣布了我的任职命令,教导员梁登辉代表二营干部发言表示欢迎,随后自由发言,大家都知道这是欢迎新干部到来的规定动作,哪怕再格式化这个程序也要走。其实那天我的注意力放在尽快熟悉了解干部上。二营有两位干部比较熟悉,我和指挥副营长张海敬曾经在团司令部一起当参谋,四连指导员张汉锐和我都是团篮球队的主力,其他干部有的认识但没有一起工作过。教导员梁登辉是1968年入伍的老同志,基层工作经验丰富,话不多,简单干脆有威严,给人第一印象是个军事干部。老梁后来成为我的好搭档,参加军区比武前后,除了政治思想工作之外,行政管理工作几乎全部由他承担,让我有更多时间去研究部队训练和应对实弹射击考核竞赛。他是二营取得比赛优异成绩的真正功臣。阵地副营长陈贵珍是老实人,小个子,炮兵阵地业务熟练,工作十分努力。副教导员常远海待人诚恳,工作任劳任怨,一丝不苟。三个连长各有特色,四连长周瑞亭性格率直,侦察兵尖子,指挥业务熟练。五连是中央连,连长代启建指挥业务好,心细冷静,是我的得力助手。六连长王洽坤战炮分队专家,头脑灵活,心直口快,敢于提出自己不同意见。三个连队指导员张汉锐、钱道亨、钟修才各有特色,都是非常优秀的政工干部,与连长合作关系好。大家的主要精力都在参加武汉军区炮兵营比武上。应该说二营的干部配备,已经为这次炮兵营比武打下了良好的组织基础。


三、开训插曲。由于我营要参加军区考核竞赛,团里决定我们为先训营,比其他营开训时间早一个月。师、团首长反复来我营做开训动员不说,首先要制定年度分月的训练计划。我曾经在团、师、军三级司令部当过参谋,制定一个炮兵营的训练计划自然轻车熟路。与几位营连军事主官商量之后,制定的赛前训练计划很快得到团里批准,部队训练也按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

那些日子的军营总是充满激情,也充满意外。开训后的一个星期天早上,刚刚吃完早饭,通讯员王德礼紧张地报告:“团长电话,有急事找您”,我立刻接听电话。只听团长说了句“军区吴副司令马上到你们营,你准备一下”,说完电话就挂了。我有点儿懵,首长来干什么?检查工作还是看部队训练?什么都不清楚。我只好按常规通知各连和营部打扫卫生,整理内务,准备会议室,迎接首长到来。不到十分钟,两台吉普车驶入我营,刘团长陪同吴副司令员下车,我第一时间跑步上去向首长敬礼,报告了单位职务和姓名,接着请首长到会议室休息。没想到吴副司令员把我拉到身边,看着手表对我说:“营长,会议室就不去了,给你十分钟,把全营干部战士集合好”。我一下子不知所措,想问首长带不带轻武器?还是带小板凳来听报告?刘团长明白我的心思,补充了一句:“穿军装、扎腰带就行了”。于是,我通知各连紧急集合。全营在十分钟内集合完毕,各连向我报告后,我向首长报告了应到和实到人数等,我的报告词还没完,首长说“等等”,叫旁边的秘书拿出笔来计算人数。这时我才明白,首长过来是检查部队节假日是否按照比例请假外出问题。结果实到人数比应到人数少了二十多人。说实话,那天除了按5%比例上街的人,还有一些同志没参加集合,是因为新兵只有一套军装,有的周日洗了衣服,没有军装就没参加集合了。还有一些临时到团里出公差的。也有一些战士没请假去对面的85加农炮营找老乡串门去了。我有口难言,严格说还是自己带兵管理不严,在首长面前不解释了。1980年4月,武汉军区召开三级干部会议,吴副司令把我营节假日战士不按比例上街的事,作为部队管理不严的例子说了,我一下子成了“典型”,无形中给自己参加军区竞赛增加了思想负担。一些熟悉的朋友和领导为我担心,说我运气不好,撞到枪口上了。事后,师、团首长并没有为此事批评我。但这件事对我触动挺大,让我明白了带兵的人和机关工作有很大区别,“严格管理就是爱兵”。后来我汲取教训,除严格行政管理外,在军事训练中更是始终贯彻“严格带兵,严格训练”这一格言,坏事变成了好事。

    指挥分队训练


四、练兵杂记。苦练加巧练”是我们赛前大练兵的座右铭,相比之下我们更重视巧练。我是指挥干部出身,对战炮分队不大熟悉。但我始终有个信条:提高射击精度必须靠战炮分队精确一致的操作,于是在全营开展“精准训练”活动。我们集思广益,要求阵地干部和炮班长围绕射击精度提出改进训练的建议。

我们在阵地训练方面重点强化瞄准手和一炮手操作精度。为达到方向机和高低机精准度,我们充分发挥训练瞄准器的作用,在火炮身管口部固定一根针,前面固定一个目标面板,进行标尺和方向调整,瞄准手和一炮手每天转动瞄准鏡和方向机、高低级反复操作100次,最后针眼必须确保在一个孔内才算成绩达标。通过对精准训练器材的苦练,大大提高了瞄准手和一炮手操作的精度。

炮兵部队对炮手训练有句熟话:“一捅一拉,技术到家”,形容二炮手技术比较简单。其实,二炮手待弹丸装填后,用送弹棍将弹丸捅到膛位,力量大了弹丸与炮膛密合程度高容易远弹,反之容易出现近弹。为此,我们从二炮手送弹力量的一致性开始训练。专门请修理所给每个连队制作了送弹练习器,上面刻有送弹力量刻度。二炮手每天在送弹器上用教练弹训练送弹几百次,不少战士手磨起了水泡、破了皮照样训练。这样枯燥无味的训练,我们的二炮手坚持了八个月,最后做到了每次送弹误差刻度在0.5至1厘米以内。二炮手兼任火炮发射手,拉火要保持拉火绳与炮身保持一条线,不能偏离方向,用力也要保持一致,让炮身不产生微小移位,也需要一定的技能技巧。

侦察兵是炮兵的眼睛,训练难度较大,我把任务交给四连连长周瑞亭,由他协助副营长张海敬负责全营侦察分队集中训练。我们将侦察兵、计算兵中技术过硬的战士充实到营部指挥排,开展严格高强度的赛前练兵。侦察兵训练重点放在夜间扑捉目标上。因为炮兵指挥员夜间看不见目标,确定观目距离和试射远近弹偏差也只能靠秒表测距,难度比白天大很多。指挥员很大程度靠侦察兵准确无误的交会作业计算出观目距离。侦察兵交会目标时,夜间扑捉目标是最难的,为确保夜间一次能捕捉到目标,我们每周不少于三次夜间训练。同时开展技术革新,统一制作了木质的夜间捕捉目标瞄准器,安装在侦察兵使用的方向盘、炮镜上。我们还增设辅助瞄准手,在图板上标出目标区域扇形分划刻度,用三棱尺作瞄准尺,协助主侦察兵捕捉目标。在后来的实弹射击考核竞赛中,我营夜间射击两个目标都是优秀,其中侦察兵发挥了很大作用。

从明确我营参加武汉军区竞赛后,军、师、团等有关部门多次组织我营拉练,共进行了五次实弹射击考核,发射炮弹180多发。每次实弹射击后,部队回营地休整,我带着侦察班同志到射击目标现场勘察,丈量每一个弹着点与目标的距离和方位。回到营地绘制出射击目标弹着点分布图,对照自己下达的射击口令寻找规律。虽然苦累一点,但总结了各种地形、气候、风速、风向等对射击影响的实践经验。更重要的,还摸索出我营所有参赛火炮的经验修正量。    为了加快自己射击修正口令的速度和准确性,每天早起用一小时练习自己的心算能力,做到试射炮弹落地1至2秒内修正口令就下达。实弹射击考核竞赛那天,我听见军区的两位考官在旁边小声议论“这个营长的修正口令怎么这么快”?他们几乎不敢相信。其实,我专门研究了方向比小于0.3时的快速心算办法。炮兵《射击教程》规定,方向比通常要精确到0.1,当方向比小于0.3时精确到0.05。因此,小于0.3的方向比出现了小数点后两位(如0.25或0.15)给心算带来一定难度。我在实践中总结出《当方向比小于0.3时如何心算快》的办法,后来写成文章,在军委炮兵出版的《人民炮兵》杂志上发表。

武汉军区炮兵傅副司令员(前排左三)、宋副参谋长(前排左四)接见我营党委领导班子。前排右二为带领我营参赛的副团长肖泽良。


五、决胜确山。9月底,参加武汉军区实弹射击考核竞赛的20军、43军、54军、空降15军和炮二师各一个炮兵营陆续进入武汉军区确山靶场。肖泽良副团长带领工作组对我营加强最后的训练指导。由于军区有严格要求,所有参赛部队不能进入实弹射击考核区域,违者取消考核资格。我们怕“越线”,基本不敢开展野外训练,指挥分队和战炮分队只能在驻地附近开展基础性训练。随着比赛日期临近,肖副团长为首的工作组几乎天天动员、天天考核,训练强度达到了极限。

一天,团工作组的同志建议我们看看其他部队训练。我觉得是个好事,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我派王洽坤等几位专业较好的阵地干部前往另外两个军的营地,征得友军同意后,参观学习他们“用收炮”和“阵地展开”训练。看后大家心中的石头落地了,原来他们基础训练水平与我营有较大差距,大大提振我们夺冠的信心。

为了提高射击精度,正式实弹射击考核的前两天开始,团工作组的同志和我营炮技师认真组织校对火炮瞄准镜的零位零线,确保瞄准线修正量准确无误。我们对任何让弹药不影响精度的所有办法都考虑到了。请求团里负责确保使用同一年份、同一装配工厂、同一出厂批号的炮弹。要求每个炮班对炮弹的保管温度、湿度、运输过程尽可能一致,不能因为干湿、温度和搬运而影响射击精度。由于火炮出厂时,炮弹药筒内药包重量有微小差别,为精益求精,我要求各连将每一发炮弹药筒密封盖打开,用天平称测量每个药包的重量,对装药多减少补,保证装药量完全一致。开始不少同志觉得多此一举,从来没有这样做过。甚至有的发牢骚说,“营长不懂阵地,瞎指挥”。在炮兵射击教程、教材中的确没有理论和实验支持这样做对提高精度有多大作用,但最后实弹射击的结果让大家觉得这样值得。

确山靶场为高山地区,海拔800至1200米,山高坡陡,山峦相连,给炮兵射击带来一定难度。进场后,我专门研究了山地射击注意事项,特别是修正射击加减距离时,目标与弹着点高差给修正带来的影响。记得考核最后一个科目,对位于山地正斜面目标射击,简易法准备诸元,偏差法试射。试射第一发为远弹,我减了200米还是是远弹,距离目标100米左右。考虑到目标在40度左右的斜面上,如果按正常情况再减100米的话,很有可能因为炸点和目标高差而出现近弹,无法命中目标。于是我修正口令只减了50米,转为全营4发急促射。口令刚下达,另外几名指挥干部紧张地说,“营长,减的太少了,50米减不下来,快暂停”。我下了“暂停”口令,开始犹豫了。军区考核组考官的秒表在滴滴答答的走着,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再不定决心就超出优秀规定的时间了。瞬间我意识到,山地目标不能按常规修正,要把炸点和目标的高差一并修正,于是决心不变。随着一声“放”的口令,全营弹群覆盖了目标,整个观察所都高兴的沸腾起来。

参加实弹考核的五个炮兵营射击项目基本一样,都在确山靶场内完成对六个目标射击,其中白天射击四个目标,夜间射击两个目标。射击诸元准备分别用简易法、成果法、弹测法,试射方法有偏差法、夹叉法和转移法。我营总成绩4.65分,评为优秀,在五个炮兵营中名列第一。第二名至第五名得分均在3.9分以下,与我们差距很大。我营获得实弹射击第一名,军区炮兵傅副司令员、宋副参谋长代表武汉军区炮兵颁发“实弹射击考核成绩优秀”锦旗一面,同时接见全体干部战士并合影留念。傅副司令员在讲话中给予我们高度评价。他说,“这次实弹射击考核设置的科目很复杂,射击目标难度大,射击诸元准备除了精密法其他都考了。在这样的条件下能够取得优秀成绩的炮兵营,近年并不多见”。

比赛后军区炮兵首长与我营全体干部战士合影


六、后记。武汉军区炮兵营实弹射击比武回来不久,我被调回军司令部炮兵处任副处长。时任军长的张万年首长对我说:“小张这次比赛拿到第一,为我们43军这支老部队争了光,干的很好,给你记功”。首长给我很大鼓励。1986年我转业到地方工作,多年后去北京看望已经是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张万年老首长,令我惊讶的是,他老人家竟然还记得我们营这次参加军区炮兵竞赛。首长那天很高兴,拉着我的手合影留念。回想起来,榴炮二营参加武汉军区炮兵营实弹射击竞赛取得优秀成绩来之不易,这是军、师、团各级首长机关重视并大力支持的结果,是榴炮二营全体干部战士共同努力的结果。

参加武汉军区炮兵营实弹射击考核已经过去整整40年,任何人和事儿总是在岁月不经意中静静地流逝。榴炮二营也是一样,几次整编早已让它在军队序列中销声匿迹。但是,榴炮二营对越作战的战绩、参加武汉军区实弹射击考核第一名的成绩,就像炮团精神一样,永久留在我们心中。榴炮二营已去,炮团精神永存。

2019年榴炮二营部分干部在荆州战友聚会时合影

这里是自卫还击战精神研究的宣传阵地。您只要是现役和退役军人及亲属,关心部队强军建设、退役军人美好生活向往、弘扬自卫还击战精神、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的所有爱国进步人士,我们就真诚的邀请您加入到我们的队伍当中来。长按自卫还击战精神研究公众号二维码,点识别图中二维码 把本文推荐给朋友或其他网站上,每次被点击增加您在本站积分:10金钱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搭建网站矩阵,让每个社区(村庄)都有聊天论坛,让信息发源地真实可查。为社区、村庄搭建信息市场。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发展历程
联系我们
本站站务
注册须知
业务指南
新手试用
商家合作
业务合作
商家入驻
新闻合作

手机APP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电话:010 5331736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大洋路商住办公楼四层 邮箱:778085459@qq.com ICP备案号: ( 豫ICP备2020029079号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